風景之中 2021.05.08 By 李映彤

拾玖:重複曝光

困住了,日子停滯不前。

在花蓮的日子並沒有過得更好。失去了儲存自己的沙灘,這裡只有一座又一座的山,像是永無止盡的蜿蜒至世界盡頭。明明擁有更遼闊的太平洋,卻不曉得為什麼始終無法喜歡這近乎無垠的大洋,心底仍舊是不停掛念著金門的海、細軟的沙灘、淡藍色的海風。

3.jpg (238 KB)

2019年夏日,回到金門,回到兒時記憶中的小島。

海風溫柔,日子過得平靜緩慢。待得越久,我便無法輕鬆地離開這座島。島上歲月久遠的古厝、溫柔的海灘、巷弄裡的咖啡店以及溫暖的人們,一切的美好都在這座島嶼開花,成為我的羈絆。

2.jpg (221 KB)

在金門島上待了一年,心底的反覆不定堪比凶險的海象。總覺得自己被困在島上了,隨著海水潮起潮落,海風夾著沙塵磨損日常,生命總有一天大概也會這樣耗盡。下定決心離開金門時,剛好開始接觸底片相機。金門像是擁有魔法一般,我總是無法將他收進相機,讓他在底片上正確的曝光,甚至後來沖洗出了將近四卷的白片,最終帶走的僅有少數幾卷並不完美的底片。

2020年夏日,我逃到了東岸的城市。

說也奇怪,到了異鄉後,卻總是在尋找金門的影子。數次坐在南迴的自強號上,靠著窗,看著太平洋,思緒混亂。眼前的畫面像重複曝光的底片,層層疊疊,金門的海和太平洋重疊,浪花在岸邊碎裂的聲音迴盪於耳際,石子喀拉喀拉地撞在一塊,思緒也隨之碎裂,落入海裡。

金門的海總是溫柔,平緩的沙灘上杳無人煙,浪花輕輕地攤著,讓人覺得海能承接住一切哀傷。

當初急著逃跑,但其實逃走後,心底想的卻總是島上美好的一切,無時無刻掛念著那片海,一再期盼著下次赤著雙足踩在沙灘上的日子。

撰文/ 李映彤
攝影/ 李映彤

李映彤

二零零一年二月生於浯島,現暫居後山,就讀東華大學華文系。 喜歡底片、浪漫的一切還有浪漫的人。夢想擁有一座海邊的房間。

推薦文章

點食成金 2021.06.28

膩珈琲:選一個空間沈溺與安放自已

她在注入潺潺滾水後俯身,湊近裊裊升起的香氣品嚐,隨著咖啡一滴、一滴穿過濾紙,午後悠閒的咖啡時光也開始流動。

金門之光 2021.06.22

大象設計王胤卓:地方再設計,傳統與現代新可能

講到金門出身的設計師,有一個名字會不自覺地浮現-大象設計王胤卓。

聚焦新生代 2021.06.21

浯作工作室:印出帶著走的迷你金門

對浯作工作室創辦人之一的芝綾來說,外婆的逝世像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命中注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