匠藝金門 2021.08.19 By 陳裕萱

書法家吳宗陵 自由揮灑的行草書

千年流轉的書法藝術

「書法」三千多年以來不斷改變與累積,從大篆、小篆、隸書到楷書,可以發現書法根據時代需求所產生的變化。

最早的書法主要是為了傳遞訊息,後來行草書簡練筆畫的表現形式,也逐漸發展成另一種富有藝術美感的創作,直到現在,書法不只是文字的書寫,同時也是朝向藝術發展的「書藝」。

將情感融入行草書

「以前從事建築業很少有機會去寫字,大概有十五年沒有動過筆,所以剛開始寫會力不從心。」大學讀藝術專科的書法家吳宗陵,書法是基礎藝術訓練的一部分,但畢業後,商業的廣告設計取代毛筆,再提起筆時,是退休回金門的日子。

一開始,吳宗陵內心有些心急,「太久沒有寫字,都忘了怎麼寫,覺得哎呀,怎麼寫得那麼不好。」然而,他還是讓自己維持著看展、寫字、讀書的習慣,尤其對於古代書法家的風格特別考究,「我會從不同的書法家去看他們的字帖、運筆的氣質還有他們想表現的情感,汲取這些變成我的養分。」

短短六年時間,吳宗陵維持著每天提起毛筆、書寫、臨字帖,也逐漸建立對於書法的心得,「現在書法表現的藝術性重點在於情感的賦予。」書法的五類字體中,行、草書比較自由,字體沒有一定的規範,書寫可以融入感情,這也讓吳宗陵多以行草書創作為主。

左手書寫,打破創作規則

後來,他挑剔自己寫字上的問題,「我下筆很容易用到側鋒、就是一些習慣性的筆畫,在我看來,我覺得它是庸俗的筆畫,像沒受過訓練。」吳宗陵想打破這個習慣,他改以左手寫字,花了三個月苦練,最後能控制力道,從而把俗筆改掉,也練就吳宗陵現在書法的特別之處:「左手寫字,右手落款」。

而對於作品,吳宗陵覺得自己到現在都還在創作,謙虛自認現在展出的書法都只是階段性的呈現,還不能算是作品。他說:「因為藝術沒有止盡,也許到壽終時,最後寫下的書法才可以被稱為作品。」

走入生活的書藝創作

前陣子,他生了一場病,在醫院待了一個月,只能暫時放下筆。那時,他總覺得生活少了些東西,「我回來就很想去寫字,因為寫書法已經成為一個習慣,如果沒有去寫,我會很難過。」

回顧書法對他的意義,他這麼形容:「書法已經變成日常生活必須,就好像吃飯一樣,你必須吃三餐,把它融入到生活之間,變成一種樂趣。」


攝影|王牧薇
核稿|陳昱青

陳裕萱

我是陳裕萱,熱愛教學與旅遊,喜歡自然又簡單的事物,讓我跟你一起探索金門的私房景點與美食吧!

推薦文章

封面故事 2021.10.06

專訪李洋×王齊麟:他是我會害怕的對手,也是最可靠的隊友

小時候的王齊麟,在球場上拼命追著學長陳宏麟的腳步:「看著他的背影,很想把他的技巧跟強大都學起來。」當時的李洋,則是遙望王齊麟的背影

浯島通信 2021.10.01

老師online:直擊遠距教學現場

隨著疫情爆發,全國進入三級警戒,教育部宣布自五月十九日起轉為遠距教學。學生不再背上書包蹦蹦跳跳地走進校園...

聚焦新生代 2021.10.01

白貓甜點工作室:用剛好的比例,烘焙生活中的甜

嗜甜的客人已經熟門熟路,只要看見張貼「貓肥家潤」的紅春聯,就代表白貓到了!這裡的午後陽光總是溫柔,像腳邊的貓咪呼吸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