島嶼城事 2020.11.23 By 陳昱青

海上的那些年你還好嗎?金門大橋尚未說完的施工現場

「說好的完工呢?金門大橋真的能完工嗎?」

全長長達5.4公里,跨海長度4.8公里的金門大橋,總長超越澎湖跨海大橋兩倍之多,面臨著台灣跨海大橋史上最艱難的施工環境與條件,讓這座大橋的興建在過去二十幾年來,伴隨著一句又一句的質疑與批評直面迎來。

而金門大橋的施工現場卻鮮為人知,工程人在海上流下的汗水、淚水,他們所承受的夏日烈陽、冬日冷冽的施工心情,卻深深埋藏在心底不曾被人提起。這一次,那些不曾理解也尚未說完的金門大橋施工現場,是時候一一剖開最柔軟也堅韌的那一面。

工作人員的日常施工環境,在各自的崗位上辛勤努力著。

遠征金馬獎的第一次

台灣到金門,由三大工程團隊組成,主管機關高速公路局第二新建工程處第五工務所、監造單位台灣世曦工程、承包商東丕營造,來自於不同的體系,背後承載的卻都是同一個使命,連接被外界稱為「離島中的離島」的小金門與大金門的交通樞紐。

身負重任的高公處第五工務所主任張震宇,無時無刻掌握施工進度。

離家300多公里,人生第一次的「金馬獎」,對於高公局第二新建工程處第五工務所主任張震宇來說,一切卻習以為常,「像我們這種做興建工程的,就是路上的遊牧民族,房子都是臨時的,在哪邊做就蓋一個臨時房舍,工程結束拆掉之後又要再走到下一個工地。」 可誰能想到,房子一蓋十年就過去了。

為了大橋工程的興建,許多工程師、技術人員已經長期駐守金門。

下不了海的漫長等待

「我來的時候都還沒有星巴克、家樂福呢!」張震宇玩笑說著。

經歷了兩次工程流標,承包商因資格不符、違反契約而被迫中止,讓本該順利興建大橋工程,直至2016年底,由東丕營造得標後,命運多舛的金門大橋才又回到了正軌上。

工程初期,高公局編列12億工程預付款項給東丕營造,不過需要找到銀行擔保才能將款項交付,面對前兩次的工程流標,那時,各界對於大橋工程早已失去了信心,張震宇直說:「當然沒有一個銀行願意保證。」

找不到銀行保證、領不到預付款、海上工程遙遙無期,「東丕營造不得已只好走上融資這條路,經過將近半年多的努力,才得到兩家銀行以融資方式,取得工程施工資金,龐大的資金壓力才稍微緩解下來。」

然而,有錢還不一定買得到設備,特殊的施工船機要到航海界的船隊裡面去找,就連找施工執行團隊也不容易,面對之前的紛紛擾擾,施工廠商不敢貿然的加入,前期準備耗時將近一年,團隊與設備的動員與磨合才得以完成。

金門大橋每一階段施工都要應用不一樣的設備與人力互相配合。

那就重新再來吧

2018年,海下的工事準備開始。整個團隊從監造人員、工程人員每天至少300人投入其中,光是海底的基樁建設,團隊組成就是世界級的配置,當中包含台灣隊、香港隊、韓國隊。

即便跨國團隊合作,海底下的地質環境對國外團隊都是少見的工程環境,「做基樁的時候因為是海底的施工,加上金門的地質是特別堅硬的花崗片麻岩地質,它的鑽掘作業相對困難。」

基樁的施工碰到堅硬又不平整的岩面,基樁的破壞是常有的事,張震宇說:「基樁坍孔的狀況不下三十餘次,甚至因為岩位太硬,導致基樁外套鋼管的管底變形,好不容易把基樁打進去後,發現變形又得把它重新抽出來,把變形的部分切掉重新再打一次。」

相擁而泣的那個夜晚

慢慢地,因為了解岩位的狀態,團隊採用最適當的機具,一一克服可能發生的問題,終於在今年四月532支基樁全數完成。

基樁的完成,海底的工事也告一段落。張震宇回想起那瞬間,「大家都沈浸在終於完成的氣氛,看到很多基樁的工程師都默默流下眼淚,也開心地互相擁抱、互相鼓勵。」

兩年了,終於把心中其中一塊大石頭放下來了,張震宇感慨:「心情百感交集,回頭看過去施工遇到的困難,那是一般人沒有辦法想像的,還好最後終於克服問題把基樁群都完成了!」

基樁完工後,張震宇即便鬆一口氣但卻深知還不能停下來。

繼續,高粱穗心的挑戰

慶功夜後,新的挑戰繼續,海上的工事正要展開。

金門大橋設計與施工創造國內許多第一次,令人期待的一項是由金門鄉親票選出,以高粱穗心形狀打造金門大橋主橋墩柱,張震宇坦言:「外觀設計很漂亮,但施工起來很困難,它是一個漸變的墩柱的設計,墩柱的造型一直變化,有斜的、也有線型,到最上面會開花。」

前所未見的墩柱造型,每天都考驗著工程人員的智慧與能力,「我們必須要克服這樣子線型的變化,模板與鋼筋的工班要不斷地針對下一個動作、去做相關的作業規劃,看到問題要不斷地想辦法解決困難。」

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經驗中,讓大家逐漸有信心,「現在大家在工程的熟練度上面越來越有經驗,目前有一對高粱穗心的主橋已經完成了。」

基樁完成後,緊接著墩柱的施工。

高粱穗心的墩柱造型,中間呈現螺旋交叉到最上面高粱穗心逐漸開花。

東北季風的施工黑暗期

將連結墩柱的節塊拼裝完成,大橋的工程也幾近完成。而當施工時序邁入冬天,張震宇開始對於工程進度有些擔心,「因為東北季風的關係,在高雄興達港預鑄廠做好的結塊卻運不過來,台灣海峽的浪太大、船沒有辦法駛出海面。」

東北季風不僅影響著材料的運送,對於施工現場更是煎熬,「尤其現在工程都需要大量的吊裝作業,施工高度越高受東北季風的影響也越大,每年從十月開始到明年的一月、二月都會持續,對於施工人員來說,要一直在寒冷又黑暗的環境裡面施工,對他們的體力是很大的考驗。」

受到東北季風影響,金門的冬天是出了名的風大與寒冷,對在海上作業的施工人員來說,是很大的心理與生理挑戰。

尚未完成的人生使命

不可抗力的環境因素造成施工進度落後,張震宇透露,「希望在東北季風過後,加速節塊的運補,可以利用日夜24小時施工的方式,來加速施工作業。」

工程進度完成百分之八十,面對最後一哩路,「營造、監造也好、大家都希望能夠把大橋完成,把它當作是一個使命來做這件事情。」

工程之外,是解決教育資源弱勢、即時救護的使命,「在台灣鋪橋造路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,可是金門大橋做成後,急難事件可以24小時不受到任何惡劣天氣的影響第一時間送往金門醫院,小金門的高中生也不用一大早上學就要去追船,還要追第一班。」

想像完工的那天,感受得到張震宇眼神間的期待,「相信在完工的那一刻,所有參與金門大橋的同仁,都會非常感動能夠參與這麼艱難又具挑戰的海上工程。」

金門大橋完工指日可待,2021年將能看見金門建設史上,最具代表也最光榮的時刻之一。


撰文/ 陳昱青
攝影/ 王牧薇

陳昱青

用文字走進每一個生命裡,創造穿越時空的文體。倘若有幸,希冀成為這座島嶼的永遠恆溫的溫度計,溫度是高粱一樣的38度。

推薦文章

浯島復刻 2020.11.24

金黃麥田、豔紅高粱與收割機,三代人的田間光景

小島的田就如海一樣,是百變的。晚春的麥田還是金黃閃亮,深秋的高粱穗卻已是豔紅的火炬。

浯島 0 KM 2020.11.24

金城進麗小籠包:淡淡的麵粉香,是回家的味道

走在金城鎮光前路上,在路口就能聞到淡淡的麵粉香,隨著前行的步伐,空氣和溫度也逐漸開始有了變化。

金門躍起中 2020.11.24

村復號:村落復興的序曲,用在地好物勾勒土地記憶

村復號,用一個空間,用心挑選在地好物,訴說一段在地記憶,讓村落重新被喚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