匠藝金門 2020.11.19 By 陳昱青

土水瓦作匠師梁瑤望 隱身在燕尾馬背下的匠人魂

尋常的午後,官澳塘頭村落裡,寧靜的古厝間,稀稀落落的瓦片碰撞聲響,四個人的工班,在超越五十年的古厝旁,開啟了不尋常的傳統建築重建大業,帶領延續這場傳統建築重生的,正是甫獲得金門文藝獎的土水瓦作匠師梁瑤望。

穿梭於金門傳統建築超過一甲子,精湛的土水瓦作工藝,梁瑤望作品橫跨金門,護國寺、官澳楊氏家廟、官澳龍鳳宮、碧山陳氏家廟、青嶼張氏宗祠、田墩西嶽廟、山西北嶽廟。在梁瑤望的巧手之下,這些傳承百年的歷史古蹟才得以舊時完整的面貌,重回眾人的眼中。

50塊一天的學徒生涯

初入傳統建築工藝,初衷是為了家庭,梁瑤望想起那段時光:「20歲結婚有了家庭,那個時候日子很苦,主要都是做農事,種高粱、水稻來賣才會有收入,也有養牛、養豬,但沒有多餘的收入也沒辦法買飼料,所以就去做工賺錢。」

初踏入土水行業當學徒,裁切瓦片是不可或缺的功夫。

那個年代,做工一天50塊,跟著師父張振華,開始學徒的生涯。傳統建築土水瓦作的工夫講究細節,傳統施工技術涵蓋釘桷料、補山牆、出檐、鋪瓦、做規帶、分瓦路、做脊與脊頭、山牆收規、做三角堵、脊堵裝飾、鋪瓦、試水、抹灰、上色繁複的技術工項。

土水技術繁複,抹灰是常見讓牆面平整的工法。

尤其是閩式古厝的屋頂,是判定一個師傅技術的關鍵。梁瑤望指著屋頂的燕尾說:「尖端的燕尾要做到出師比較困難,燕尾的弧度都不一樣,沒有固定的角度、造型也都比較歪歪扭扭,要靠匠師自己去拿捏那個弧度。」

出師之後的自我要求

「但是慢慢做也就會成功。」和他同梯的學徒放棄的人不少,但梁瑤望是其中一個出師的,在這之間他堅持了八年。


出師的生活並沒有比較輕鬆,梁瑤望幾乎全年無休,不管是新式或是舊式的房子他都做,「我幾乎是都沒在休息也沒有想要休息,那時候從每天早上七點做到晚上十點。」工程做得好,工程口耳相傳找上門,最多的時候一次同時兩、三個工程在進行,「那時候白天做工,晚上思考明天怎麼分配進度,而且做這些都有程序的。」

這些程序,從無到有都靠自學與經驗,梁瑤望笑說:「我讀書雖然讀很少但是我出社會慢慢磨練,很多東西都是工作之後自己學像是寫字、畫圖、怎麼買材料、算鋼筋比例要多少、評估工作時間只要工作需要就去學,不然都不會要怎麼包工程?」

建築現場裡的女英雄

太拼的時候,總有一個人會心疼,「我太太都會叫我要休息,也會在工地幫助我。」工事以外的事,都多虧太太一路以來在旁的默默協助,「我太太跟我一起做這行做四十年,我們以前每天早上騎摩托車一起去工地,太太會在工地幫忙煮午餐給大家吃,因為以前金門沒有便當店,所以都要自己準備。」

不久前,是梁瑤望跟太太結婚六十週年的日子,金婚的慶祝紀念照上,梁瑤望緊緊牽著太太,回想這一路,梁瑤望說:「她是很好的內助幫我很多,沒有她不行啦!」

也因為太太背後的扶持,撐起了現在的一切,梁瑤望說:「從沒想過要放棄,為了孩子、家庭都要堅持下去,當初也是我自己選擇要做的,所以就一直做到現在。」

再幫我做一下的退休之路

數千個沒日沒夜的匠人生涯,讓身體也留下了印記。為了適應抹灰刀的弧度,拇指早已變了形,彎曲的弧度比一般人還大也無法自然伸直,但梁瑤望耿直地說:「不會痛啦!身體還很健康啦!不然不健康要怎麼做?不能做啊!」

拇指彎曲幅度為了適應施工而變了形。

其實也有萌生退休的念頭,但每次總抵擋不了人情攻勢,想要退休就會有人說:「拜託!拜託!你這間再幫我做一下。」這間做完又有人說:「拜託!你這間再幫我做一下,結果到現在放不下。」

時至今天,梁瑤望依然八點準時抵達工地,一週七天在工地度過。

撰文/ 陳昱青
攝影/ 王牧薇

陳昱青

還能寫字的時代就不算太壞。

推薦文章

點食成金 2021.06.28

膩珈琲:選一個空間沈溺與安放自已

她在注入潺潺滾水後俯身,湊近裊裊升起的香氣品嚐,隨著咖啡一滴、一滴穿過濾紙,午後悠閒的咖啡時光也開始流動。

金門之光 2021.06.22

大象設計王胤卓:地方再設計,傳統與現代新可能

講到金門出身的設計師,有一個名字會不自覺地浮現-大象設計王胤卓。

聚焦新生代 2021.06.21

浯作工作室:印出帶著走的迷你金門

對浯作工作室創辦人之一的芝綾來說,外婆的逝世像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命中注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