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門之光 2020.11.20 By 湘媛

《花帔阿獺》導演楊仁賢 跟著動畫尋找故事起點

「拍攝《花帔阿獺2》時,差一點拿房子去抵押貸款。」楊仁賢直言。

上一秒還是大學講師的楊仁賢導演,在台上跟學生們說著動畫原理;下一秒下課空檔馬上切換頻道,說著動畫製作真實且辛苦的一面。

2017年,楊仁賢開始打造台灣第一部以縣市特色為出發的動畫片《花帔阿獺》,以金門在地文化為構想,花帔、水獺、邱良功、建功嶼都成為了動畫場景。

「做立體電影,一集長度十五分鐘左右都要五百多萬去做。」楊仁賢說道。而《花帔阿獺》對他而言,不是一集就能說完的故事,他計畫做成四集。但卻在第一集推出後,籌備第二集時經歷資金困難,時隔了兩年才終於在2019年推出第二集,他也透露,「第三集應該會在2021年農曆年過完就可以完成了。」

2017年一頭栽進花帔阿獺的動畫製作,即便面臨困難就再也停不下來。

不只是動畫

言談之間,能夠感受到楊仁賢的直率,問起以水獺作為主角的想法?他笑回:「我覺得講保育動物有點太煽情了,只要讓小朋友能夠記住金門有水獺,讓他們對這個動物能夠關注,有關注自然就能夠避免一些傷害。」

對他來說,不做作地將在地的故事告訴小朋友是他理想中的境界。但反倒自然地訴說,背後需要下更多工夫,「因為金門歐亞水獺非常不容易被看到,之前在寒風中守著水塘湖邊也不曾發現到水獺蹤跡,所以我會去動物園觀察,觀察了好幾天,到後來跟飼養員都熟了,還會跟我說哪個時間來觀察最好。」

主角水獺「大金」、「小金」走過的街景,融入了許多現實與虛幻之間的交錯與想像,「有一個場景在金城觀音廟,那裡有一個傳統隘門,傳統觀念它其實是阻隔兩邊的界線,我就把它畫成阻隔水獺跟人類世界的界線。」

將在地元素隘門、建功嶼養蚵人、風獅爺都融入場景設計與故事寓意。

建立《花帔阿獺》IP

「這是我對自己的要求,竟然你有機會做這個東西,不要大喇喇去講,要把梗鋪進去影片。」這是楊仁賢在《花帔阿獺》的堅持,不想太沈重、直接地去說傳統文化,身為一名動畫導演,他其實更在意的是:「希望每一個小朋友都能看得哈哈大笑,因為做兒童電影,最怕的是小朋友坐不下去就跑掉。」

花帔阿獺動畫製作期間,楊仁賢時常與手塚治虫請益討教。

也許是受到日本動畫的影響,籌備第二部時,面臨資金嚴重不足,所以他只能向外尋求機會與資金,於是因緣際會到日本知名漫畫家手塚治虫的動畫製作公司工作,那段歷練也讓他發現,「動畫片可以發揮範圍是大的,而且後續影響力是更久的,像日本動畫小丸子、鬼太郎。」



對於《花帔阿獺》有了新的想法刺激,楊仁賢說:「我今年開始在做《花帔阿獺》大IP的雛型規劃,這是在日本所見所聞學習到,設定出來阿獺的想法。」水獺的故事,只是金門的開始,未來他有更深的期待,「形成IP之後,希望可以結合在地品牌,像是金酒、彩繪公車都可以,讓大家可以跟著動畫去旅行,尋找故事的起點。」


攝影|王牧薇
核稿|陳昱青

湘媛

在時空裂縫裡,用文字記錄下跨時代的故事。刻畫過去現在未來的瑣碎,拼湊著有每一個你陪伴的旅程。

推薦文章

島民尋訪 2021.10.31

馴馬師陳德上:牧馬、賽馬到開一座馬場

2020東京奧運是防疫長途中的一絲曙光,各大媒體日復一日播送最新的比賽進度,其中卻有一則新聞特別引人注目

聚焦新生代 2021.10.29

蓊蓊書店:讓空間存在,讓事情發生。

溫暖,並不是總在過高的溫度上,是安穩地留給你一個空間,不讓你被打擾,接住某一個時刻的你。

風景之中 2021.10.27

追風滑行,積極向下

夏末初秋,氣候是烈是涼,一日裡,終將迎來日落。日落前的氣溫穩定許多,決定在宜人的傍晚,給自己一場冒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