島民尋訪 2021.04.07 By 陳昱青

COVID-19一週年:金門小三通職員的內心告白

如果沒有這場疫情,2021年的開端,小三通的水頭碼頭應該是充滿朝氣與盼望,負責小三通業務的職員們,也應該正在工作崗位繁忙著。

燈火熄滅的售票亭、不再行駛的船班,看似因疫情而空白的工作紀錄,在小三通停航一週年之際,我們走訪由金門縣車船處管理的縣營事業—浯江輪渡有限公司,實地與小三通職員們對談,聊聊這一年生活與心境的變化。

Q:小三通還沒關閉之前,一天的工作內容是?

蔡總(浯江輪渡有限公司蔡森和總經理):我們整個工作範圍包含售票、證件查驗、通關查驗、旅客行李託運,還有一些港勤的作業。正常開航時間是早上七點,夏令(4-9月)到下午五點半、冬令(10-3月)到六點半。平日往返二十航次,假日及連假期間二十二到二十三航次,其中廈門石井佔四航次。

汝燕(金門縣公共車船管理處約用人員):我的工作內容主要是管理小三通部門,對內包含人員管理、調度等,對外是負責與各船商結算代理費用、金門縣港務處清算場地租賃費及其他費用。

Q:還記得當時疫情爆發的狀況?

蔡總:剛開始十二月初有疫情,有說要減班或停航,但是接近過年也很掙扎,所以大概到二月初的時候,我們開會確定縮減航班,一天只剩下往返四班。

汝燕:剛開始沒想到那麼嚴重,只有聽說而已,所以看到有些旅客包的很緊、戴護目鏡還有雙層手套,很像要去實驗室,一開始看到覺得滿新奇的,深入了解後才發現新型冠狀病毒的可怕。

Q:減班到二月十號停航,當下的心情?

蔡總:當然會為我們五十幾位員工考慮,沒有工作怎麼辦,很多員工都在這邊十幾年、二十幾年,都以這份薪水來養家糊口。

汝燕:沒有想那麼多,因為非常地突然,大概停航兩三天前就接到這個訊息。我想說要停航,就要立即想辦法解決停航後旅客的接駁問題,所以其實當下也沒有太多可以思考的時間。

Q:停航前後的因應與影響?

蔡總:因為我們的收入是代收款,有兩部分,第一個部分是通關服務費、還有跟船公司收代辦費,用這些收入來養員工,如果沒有收入就發不出薪水。

後來找我們的上級單位縣長、車船處、觀光處表示我們的心情,資遣這五十幾位員工一定會產生很大的影響。長官也很積極為我們協調,所以就配合疫情把員工分組,有的到車站、有的到縣政府門口、有的到其他單位門口,協助做防疫措施,譬如宣導戴口罩、量額溫、實名制登記,到現在我們已經停航一年了這些員工也是做得很穩定,然後薪水也照領、家庭也照顧到。

汝燕:停航前幾天,為了避免疫情擴散,有效控管搭乘旅客動向,觀光處通知車船處配合小三通「過境旅客不落地政策」。小三通入境後直接接駁到機場,派專人購票與協助通關,接駁了六天就開啟了停航之路。

Q:疫情滿一年了,這一年來的最大變化?

蔡總:當然是起伏很大,之前假日這邊跟打仗一樣,整個場地都是人啊!有團體、有自由行散客,人數相當多,非常忙碌。現在是協助做防疫措施,工作節奏反而慢下來,心情差異很大。

汝燕:停航前平日在辦公室辦公,六、日要去碼頭支援,因為當時下午時段班班客滿,整個忙到焦頭爛額。以前通關大樓遇到假日人潮都擠到水洩不通,而且還要管制動線,相較現在場站空蕩蕩的,覺得也是滿心酸的吧!

Q:對於小三通重新開放的想法?

蔡總:我是希望小三通儘量能提早開航啦!兩岸的台商往來會比較方便,因為透過直航機位又少,小三通運輸量大概可以到四、五千個位子。如果疫苗很普遍,大家都接種疫苗的話,希望能儘快恢復兩岸經濟往來。

汝燕:沒想到停航一停就停了一年,雖然小三通開航對經濟及交通有相當程度的影響,但還是覺得疫情有控管好再來談開航比較重要,畢竟金門的醫療程度與台灣不能比,希望金門能繼續保持零確診,居民才能住的安心。

整理/ 陳昱青
攝影/ 王牧薇

陳昱青

還能寫字的時代就不算太壞。

推薦文章

封面故事 2021.08.29

疫情當下,看見與沒被看見的浯島城隍季

全國三級警戒的發布,讓百業逐漸復甦的景象又驟停下來,2021年的迎城隍活動也不得不做出停辦的決定。

島民尋訪 2021.08.28

昊天民俗藝陣團面師——官將首神韻的傳遞者

每一位官將首的背後,都有一位精準勾勒神韻的面師,才讓陣頭得以完美出陣。

浯島通信 2021.08.27

後浦打花草:你的珍惜,是我想捍衛一輩子的事

我的外公馬根壽是位傳統技藝師傅,幾十年來,他總和幾位曾是「南門里歌仔戲團」班底的爺爺,帶領村里的孩子們練習「打花草」陣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