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面故事 2021.05.13 By 陳昱青

玩WAY金門:給下一代的金門學

「東林是小金門的中心,也是我從小生長到大的村莊,常聽爸爸講以前這邊很繁華,因為上面是軍營,軍人都會在東林北街那邊活動,所以那裡就開很多店家,像我家以前就是開咖啡廳⋯⋯」

台上高一的學生,正在進行校訂必修「玩WAY金門」課程的課堂分享。熱情、生動地介紹起自己居住16年村莊過去的景色、歷史以及現在生活的情形;台下的同學好奇聽著每天朝夕相處的朋友,會如何重新述說從小到大熟悉的村落。

金門很無聊欸?!

今天眼前這一幕,對於設計這門課的老師們來說,是兩年前怎麼也想不到的。108課綱的推行,讓高中課綱有了很大的轉變,每間學校必須籌備教育部課程以外的校訂必修,而「玩WAY金門」課程就在這樣的背景下開設了。

由金門高中不同領域的教師組成,從地理、自然、國文、數學到藝能總共十位老師。意外的是,團隊僅有兩位老師是金門人,其他老師都是台灣過來任教的。這件事情反而讓每一位老師對於金門有不同的感受。

1.jpg (141 KB)

剛來金門的時候,秀蓁老師總被學生問:「老師,你來這邊會覺得很無聊嗎?金門很無聊欸!」無心的一句疑問,反倒激起她內心的困惑,「學生竟然對於自己住的地方是沒有任何探索跟好奇。」

詠晴老師接著說起到金門教書十幾年的觀察,「我覺得滿特別的,學生自己是這個地方的人,因為看習慣了,覺得沒什麼,可是像我們從台灣過來,反倒會覺得金門是很酷的地方。」

這時,提到金門的酷,在座每位老師首推已經成為巷仔內的國賓老師來分享,「我本身是教化學的,但我對歷史很有興趣,我晚上會跑去總兵署聽夜間導覽,搜集資料,去了五、六次,金門真的在華人圈是很獨特的存在。」

削價競爭的遊程

「所以我們就想說,讓孩子多認識金門,就開啟了一系列的課程研發。」

如何將地方帶進課程教學,對於十位老師都是教學現場第一次面臨的難題,慧瓊老師說:「我們一開始讓學生設計一個旅遊行程,希望他們可以去挖掘一些比較私人的景點,或是可能因為觀看的角度不一樣,設計一些比較趣味遊程。」

但卻沒想到,「後來學生做出來的東西,我們覺得跟電視購物做出來的遊程沒有什麼差別,有些孩子還自己降價出售。」這一切,老師們看來有些荒唐與挫敗,「那時候學生發表我印象很深刻,你還打不斷他們喔,他們就覺得這遊程perfect,可以人山人海,人進來,金門就發大財。」

不過,這樣的遊程真的不好嗎?慧瓊老師眼神堅定地說:「真!的!不!行!」怡文老師解釋:「學生一直削價競爭,把東西講得一文不值,雖然可以很多人來,可是那些其實就是一次性消費,而且大量的人口來,反而對這個地方是破壞的,不是永續的。」

3.jpg (125 KB)

十八週課程過去,第一版試行的金門學課程結束,老師們陷入自我檢討,「這堂課我們最終到底要帶給學生什麼?」慧瓊老師坦白:「那時候在上課心裡很多『怎麼辦』度過那學期,雖然這門課是大家好不容易生出的孩子,但我們最終決定親手埋了它(笑)。」

回歸金門學的本質

暑假的時間,老師們重新思考金門學的核心價值,決定回歸本質,讓孩子從家附近出發,詠晴老師說:「後來我們在處理課程脈絡的時候,覺得一定要挖掘自己家附近,因為只有自己的家附近才會最熟,但最後也發現他們其實也不熟。」

不熟的程度,大概就是:「我們學生誇張到高粱跟小麥不會分,你只要拿照片給他們看,他們發現原來自己不會分,就不會這麼覺得自己什麼都會。」因此,從學生的住家周遭開始,讓他們在日常生活中就能夠直接觀察。

二次的課程設計,捨棄遊程內容,反倒有些課堂讓學生實地走訪,志偉老師說:「後來我們實際讓學生走入自己的聚落,自己觀察、拍照記錄,甚至到課堂上由學生當主角,講給老師跟同學聽,我們覺得這個更有感覺、更有力度。」

9.jpg (127 KB)

說起這段砍掉重練的過程,帶著痛苦又熱血的矛盾,「主要授課是四個老師,有自己的群組,那時候常常半夜三點手機還跳通知出來,還有人在備課,有些老師也是媽媽,就要把小孩哄睡了才能起來備課。」

授課老師在台上上課,其他老師就在台下幫忙看,「其他老師是大家沒有排到課也會來一起看,甚至有時候一堂課會有五六個老師也在後面做筆記,記錄學生的反應,還會分你記錄這桌、我記錄那桌,看他們討論什麼。」

4.jpg (131 KB)

不再賣遊程的學生,反應如何?

除了走入聚落,新的課程設計最大的成果是導入綠色生活圖的運用,綠色生活圖讓學生繪製自己生活村落的景色,以不同主題呈現,描述、歸類出不同的地景、文化、自然風貌。

2.jpg (233 KB)

看似簡單的綠色生活圖,卻讓學生從賣遊程的業務,變成真的要用心去走進地方的田野觀察家,將這些資料搜集起來,期末繪製成綠活圖。慧瓊老師爆料,期末的學生就如同老師們備課一樣經歷糾結,「他們跟我說:『老師我要死了,我覺得我好亂,我做不到。』」

沒有標準答案的綠活圖,學生必須自己去梳理出自己對於村落的解釋,成為課程燒腦的地方,「我會跟他們說:『我當初備課也是跟你一樣的感覺。』可是你看我現在活得好好的,所以你不會死,做好它。」在邊痛苦邊哀怨的情況下,學生一個個完成綠活圖,甚至在期末的回饋單驚呼:「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做到了!」

也會有人好好看你的地方

課程至今也實施兩年多,身為金門人的怡文老師總結,「我是金門人我也是金門學的老師,我覺得從學生、老師的世界,幫助我建立更立體的金門,我也會期待學生經歷這些後,未來學生可以把金門講得更有趣,然後講得更有魅力。」

課程後的發酵,在這一兩年陸續看得到,剛下課趕來的韻戎老師馬上有感而發,「像現在金門有一些小型的講座,或者探索地方的活動,我發現學生都會主動去報名。」慧瓊老師也說:「學生上大學後,參加校園或是外面的計畫,他們會開始思索說,我可不可回到金門來做?」

對老師們來說,這是很大的鼓勵,「因為他們經歷過,才可以這麼深刻地去感知到,『對!我或許可以回來。把當初做的那一些融入現在做的事,回來深耕、介紹家鄉最好的一面。』」

說到課程未來,老師們想法從一而終,「如果可以多做什麼,就是實現當初對學生的承諾,你只要好好地去看你的地方,也會有人好好地來看你的地方。」

6.jpg (165 KB)

撰文/ 陳昱青
攝影/ 王牧薇

陳昱青

還能寫字的時代就不算太壞。

推薦文章

點食成金 2021.06.28

膩珈琲:選一個空間沈溺與安放自已

她在注入潺潺滾水後俯身,湊近裊裊升起的香氣品嚐,隨著咖啡一滴、一滴穿過濾紙,午後悠閒的咖啡時光也開始流動。

金門之光 2021.06.22

大象設計王胤卓:地方再設計,傳統與現代新可能

講到金門出身的設計師,有一個名字會不自覺地浮現-大象設計王胤卓。

聚焦新生代 2021.06.21

浯作工作室:印出帶著走的迷你金門

對浯作工作室創辦人之一的芝綾來說,外婆的逝世像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命中注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