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門之光 2021.06.23 By 陳昱青

插畫藝術家吳騏:堅定自我的創作價值

第一次看到吳騏的插畫是在台北赤峰街,充滿色彩、不受拘束的夢獸,一眼就馬上被吸引停下來,忍不住按了好幾下快門才離開。

那是2014年,吳騏與當代藝術館合作「大樹夢獸」的壁畫創作,也是大眾逐漸認識他的時刻,「那時候畫得很熱血,雖然算起來沒有賺錢,可是很多人看到就來找我做其他案子。」

自救會的畫畫時光

其實,在這案子之前,吳騏經歷過一段慘澹歲月。

高中時期,沒待過畫室學畫的吳騏,在開學不久就發現自己與同學的差異,「素描我拿到不及格,老師也說我唸錯系。」每天只能靠著不斷地畫來補救不夠的分數。

後來,吳騏成立了自救會,號召大家放學後留下來畫畫。不過說來有些好笑,「結果留下來的都是一樣比較跟不上的同學,最後都我在幫他們畫。」在誤打誤撞的練習之下,吳騏的繪畫技能也因此迅速提升。

不想畫別人的東西

離開了高中生涯,大學開始認知到自己離不開畫畫,有了想要成為插畫家的想法,「一開始去接案很慘,大家比較知道的插畫家只有幾米,所以都叫我畫幾米的風格。」

對當時的吳騏來說,內心十分掙扎,「我不想畫別人的東西,可是那時候又畫不出自己的風格,就變得很矛盾。」為了生活接了幾個案子,但那根本不是他想要的,「接了一年的案子,我決定要做自己的東西。」吳騏決定閉關半年,專注畫畫找出自我風格。

自我探索了半年,才有最初「方形主義」的誕生,他告訴自己:「就從這張圖開始!」即便與現在的作品有很大的不同,可是也因有當初風格的雛形,才能有後來的夢獸與鳥人。

夢想路上的夥伴

夢獸與鳥人是他創作路上的夥伴,更是自我激勵,「夢獸講的是夢想、鳥人是自由。」陪伴他度過許多創作與市場有所抵觸的時候,「有時候喜歡的東西、堅持的理念不一定會被接受,像有個案子都畫完了,結果被說怎麼那麼花,這個不要。」

即便如此,但他說:「還是要堅持自己的價值,只有你自己認可自己,你的作品才會成立。」這也是夢獸與鳥人對自己的提醒,要時刻堅守夢想,才能追求更大的自由。

將插畫帶往世界

除了夢獸與鳥人,吳騏的創作中,也融入許多奇幻的角色。對他來說,每一個圖像都是一種自我的表達,台北、高雄到金門都可以看到他的創作足跡。

2017年在金門創作第一面「夢迴金沙」壁畫,到現在,已經完成了十三面壁畫創作;也計畫將在金門後浦十六藝文特區開設「鳥嶼藝術空間」,打造一個美感教育、藝術教學的場域。

最近,吳騏剛飛往上海完成了插畫生涯最大幅的壁畫創作;未來,吳騏也將繼續用創作傳達自己的理念,就像不受拘束的鳥人,帶著創作繼續飛往不同地方。


攝影|王牧薇
照片提供|吳騏
核稿|湘媛

陳昱青

還能寫字的時代就不算太壞。

推薦文章

島民尋訪 2021.10.31

馴馬師陳德上:牧馬、賽馬到開一座馬場

2020東京奧運是防疫長途中的一絲曙光,各大媒體日復一日播送最新的比賽進度,其中卻有一則新聞特別引人注目

聚焦新生代 2021.10.29

蓊蓊書店:讓空間存在,讓事情發生。

溫暖,並不是總在過高的溫度上,是安穩地留給你一個空間,不讓你被打擾,接住某一個時刻的你。

風景之中 2021.10.27

追風滑行,積極向下

夏末初秋,氣候是烈是涼,一日裡,終將迎來日落。日落前的氣溫穩定許多,決定在宜人的傍晚,給自己一場冒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