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面故事 2021.08.29 By 陳昱青

疫情當下,看見與沒被看見的浯島城隍季

正當生活的步調回到正軌時,全國三級警戒的發布,讓百業逐漸復甦的景象又驟停下來,2021年的迎城隍活動也不得不做出停辦的決定。

雖然感嘆與遺憾無法紀錄迎城隍的盛況,但值得慶幸的是,疫情之前的四境踩街遊行仍順利舉行,讓今年的浯島城隍季回憶不至於空白。在盼望疫情結束前,一起重回浯島城隍季,再次重溫傳統慶典的美好。

歷史上的四月十二日

城隍爺是掌管城鎮陰間事務的神明,因此,每年在重大節日時,城隍爺會例行出巡轄區、明查暗訪,守護城鎮的平安。

在傳統道教信仰中,迎城隍習俗並不罕見,尤其農曆七月十五日的中元普渡城隍出巡,在台灣本島各地都是十分熱鬧的傳統節日;而在金門,西元1680年總兵衙門從金門城移駐遷往後浦,原先位於金門城的古地城隍廟也分靈至後浦奉祀。後來也以遷治日期農曆四月十二日作為浯島城隍季遶境的日子。

受限於過去戰地的原因,金門曾經有一段宗教信仰停滯的時期,浯島城隍廟主委楊耀芸說:「三十八年國軍駐軍金門,就開始禁止宗教儀式,八二三砲戰過後的幾年,那時政府才開放,才有再開始迎城隍的活動。」也才逐漸演變成現在的浯島城隍季。

四十五尊城隍大會師

傳統習俗會在農曆四月初十這天,匯集台灣本島各地共四十五尊城隍,從當年的值年城隍廟出發到基隆港口搭船,前來金門料羅碼頭,開啟為期三天全國城隍大會師的遶境之旅。

抵達料羅碼頭之後,全國城隍會開始遶行「十三鄉」的傳統儀式,第一天從金寧鄉開始;第二天巡行金城鎮;第三天則回到後浦迎城隍。而迎城隍的習俗又有「小迎」、「大迎」之分,浯島城隍廟主委楊耀芸說起過去城隍季的習俗:「每三年會有一次閏月,剛好是歹年冬,農業收成比較差,所以會三年一次大迎祈求收成順利。」

迫不及待的遶境隊伍

過去傳統的遶境儀式,在官方與民間共同努力下,發展成金門大型的傳統觀光活動,每年五月進行為期一個月的浯島城隍季。迎城隍之前,金城內的四境會派出特色陣頭遶境,成為在地信眾與外地香客每年必定參與的盛會。

五月八日傍晚六點,在總兵署舉行的開幕儀式結束後,遊行隊伍已經蓄勢待發,隊伍四周圍滿了人潮,大家戴著口罩讓聚精會神的模樣更顯得清晰。在各方陣頭匯聚的熱鬧氛圍之中,2021年浯島城隍季四境遶境熱烈地開始遶行。

隊伍以東、南、西、北的順序進行,沿途經過四境主要廟宇,陣頭便會停下腳步,在各廟前表演。遶境隊伍以七爺、八爺打頭陣開路,緊接著舞龍舞獅,為活動驅邪避凶,四境藝陣也跟隨其後熱鬧地展開。

四境藝陣各自綻放

各境陣頭眾多,四境藝陣包括:東門境的公揹婆、蜈蚣座、迎親陣、雄鎮堂七爺八爺;南門境的布馬陣、五樂天鑼鼓陣、媽祖會涼傘鼓;西門境的跑旱船、北管、十音、鑼鼓、金門縣民俗技藝協會公揹婆;北門境的舞獅、十二婆姐、忠義廟三太子、昊天官將首、神輦等,共三十組。

除了四境特色藝陣外,蜈蚣座是每年浯島城隍季矚目的焦點之一。金門蜈蚣座以人力扛抬,在2011年以176公尺長,200位兒童參與的盛況,創下世界最長純人力肩扛蜈蚣座的金氏紀錄。

蜈蚣座以一節一節的木板連接成一長串像是蜈蚣的樣子,木板上綁著椅凳,上面坐著撐著紙傘的兒童,各自裝扮成古代不同傳說中的人物。相傳,參與妝人的孩童未來都能健康聰明,這也因此讓每年蜈蚣座的報名都極為搶手。

北鎮廟前光景

隊伍沿線遶行,離開內武廟後,前往最後一站,活動也即將邁入尾聲。這時,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,有些民眾已經在北鎮廟卡好位置,等待最後遊行隊伍回來,以一個接續一個賣力的陣頭表演,來結束盼望一整年四境踩街遊行的盛事。

抱著滿心期待農曆四月十二日迎城隍到來的心情離去,但誰也沒想到,今年的浯島城隍季在這裡暫時劃下句點。相信病毒只是一時,但信仰永遠會在心裡,在往後每一年,都要格外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傳統慶典。

攝影|王牧薇
核稿|湘媛

陳昱青

還能寫字的時代就不算太壞。

推薦文章

封面故事 2021.10.06

專訪李洋×王齊麟:他是我會害怕的對手,也是最可靠的隊友

小時候的王齊麟,在球場上拼命追著學長陳宏麟的腳步:「看著他的背影,很想把他的技巧跟強大都學起來。」當時的李洋,則是遙望王齊麟的背影

浯島通信 2021.10.01

老師online:直擊遠距教學現場

隨著疫情爆發,全國進入三級警戒,教育部宣布自五月十九日起轉為遠距教學。學生不再背上書包蹦蹦跳跳地走進校園...

聚焦新生代 2021.10.01

白貓甜點工作室:用剛好的比例,烘焙生活中的甜

嗜甜的客人已經熟門熟路,只要看見張貼「貓肥家潤」的紅春聯,就代表白貓到了!這裡的午後陽光總是溫柔,像腳邊的貓咪呼吸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