匠藝金門 2021.10.01 By 湘媛

貝殼藝術家陳志緯:破碎的完整,用貝殼拼湊嶄新故事

走進貝殼藝術家陳志緯的牛貝貝工作室,放眼皆是琳瑯滿目的作品,各自在位置上散發著光芒。讓人忍不住想細看其中的奧秘,聽聽藏在貝殼裡的故事。

做的是藝術品而非商品

桌上放著鑽孔機、切割機、拋光機、白膠跟熱融膠,以及一籃籃依形狀、顏色、大小分門別類的貝殼。「新的貝殼,可以做比較新的東西;舊的貝殼,有質樸古董的感覺;破掉的也能有它們特別的展示方式。」不管是完整的、細碎的、色彩鮮明抑或混濁的貝殼,在陳志緯的眼中它們總有無限的可能,細細端詳著每個搜集來的寶物,點子總俯拾即是。

作為藝術創作者外,平時的陳志緯其實是位土水師傅,「做這個是我日常中最放鬆的時刻,接案的話就有壓力,所以我沒有想賣我的作品。如果遇到有緣人我會用送的;無緣的、話不會講的即使是好朋友也不會送。」即使遇到有人想高價收購作品,陳志緯仍只希望每個作品都能被好好對待,不希望創作的初衷被動搖而改變。

「我不喜歡在作品加上人為的東西,所以我的材料從來不染色、不上漆,讓它保持原樣。」從自然取材如貝殼、石頭、海膽等,只要是來自海洋的物件都是創作素材。問起挑選貝殼及製作時會有什麼習慣?養殖科畢業的他分享:「我會先聞看看它有沒有味道,有味道的話會先放置一陣子再處理。所以我撿被打上岸的死貝比較多,它們都被海水清乾淨沒有味道了。」從門簾、花卉、靈獸到神像,每塊貝殼都各司其職,展示著他們最純粹卻又自信重生的模樣。

地下創作的轉移

若要追溯這四五十年的貝殼創作旅程,得從小學三年級時,哥哥帶回來的一幅貝殼藝術作品說起。當年的陳志緯看著貝殼創作覺得新奇,就去海邊撿了些相似的貝殼回來,「意外發現我自己也可以搭起來,就開始做了。」回想兒時下課瞞著父母去海邊撿貝殼時光,陳志緯說:「大人覺得做這個沒用,我也怕做得不純熟被人家笑,所以我就都『地下化』的創作。」即使沒人看好,但他仍小心呵護著心中的那株創作火苗,持續研究如何讓作品更精彩。

從平面創作慢慢到立體構成,研究了各樣貝殼的樣貌、色彩、組合;黏著劑的選擇從瀝青、強力膠換到樹脂及熱熔膠,一路反覆調整,讓作品同時兼顧穩固與美觀;可愛到寫實風格的轉換,得注重更多細節及神韻的雕琢;甚至金門哪個海域是哪種地質、可以撿到哪些種類的貝殼,樣樣如數家珍。

這樣的地下創作持續到了民國八十幾年,偶然間因花蛤季活動被在鎮公所工作的朋友薦舉,加上妻子的支持,陳志緯的作品開始展示在大眾面前,並漸漸為人所知,開始到各處教課分享知識、與各地藝術家交流,用作品與知識拓展並影響著創作圈。

不重複才是創作的樂趣

無法控制貝殼的狀態,看似是有些困擾,但倒也成為每次創作的考驗及樂趣。「做作品只能邊看邊做啊,不能塑形、不能挑顏色,就很難去先想你要做什麼才去找貝殼,所以想像力很重要。」在閱歷無數後,陳志緯腦海中早就寫好一本貝殼圖鑑。

「『白馬將軍』是我做很快的作品,靈感一來就要做。」以香螺為主幹,破碎的貝殼拼接成馬的四肢,馬匹上的寒毛與嘴部構造也精心雕琢,靈動的白馬躍然眼前,搭配上各樣色彩貝殼雕飾而成的威武將軍,凜然姿態不減又更添幾分俏皮。忍不住問有沒有比較不喜歡的作品?陳志緯直率地說:「沒有,不滿意的都毀掉了。」談話間不斷驗證了追求完美的性格。

當創作到一個程度的時候會不會擔心自己的東西被模仿?陳志緯自信地說:「不會怕,因為這有很多訣竅、技巧在裡面,即使你知道是用什麼貝殼,如果角度、顏色不對,做起來也是四不像。」用時間琢磨出的經驗,內化成他的一部分,並藏在每個作品的細節裡,而這正是怎樣都抄不來的技術。

看著陳志緯在工作桌上安靜創作的身影,再望向滿間的藝術品,能夠感受到他單純喜愛這些大自然留下的禮物,並試著在保留素材的樣貌下,賦予它們新的價


攝影|王牧薇
核稿|陳昱青

湘媛

在時空裂縫裡,用文字記錄下跨時代的故事。刻畫過去現在未來的瑣碎,拼湊著有每一個你陪伴的旅程。

推薦文章

島民尋訪 2021.12.23

Kikiman相機古物拾選主理人李致緯:按下快門,紀念永恆

門喀嚓一聲,留下來的光影,總是我們想保存的瞬間。翻著手機裡的相片、上傳社群分享,我們習慣如此記錄日常

浯島通信 2021.12.23

路邊黃牛Q&A feat.金榜大哥

對旅金遊客來說,在金門最特別的景色之一莫過於:可以在路邊看見牛耶!沒錯,金門牛很多,但沒想到在野外的牛更是意外的多。

聚焦新生代 2021.12.23

嘉年華冰菓室 × 亨式暢遊創辦人陳家揚:地方有需要,我們才創造

雖然烈嶼能不能稱呼為小金門這個問題我還找不到具體答案,但這幾年,聽到旅客提到「烈嶼」...